1万元套餐竟收费52万 五家银行被通报

  • 时间:
  • 浏览:409701

在哪买银行卡好▓【σσ:9937の48⒏4】一手源头卡商▓全新全套▓安全可靠▓全新开户无记录▓资料齐全▓诸暨发展数字经济为传统产业插上“云翅膀”

  

  7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网站中发布了针对五家银行违规涉企收费案例的通报,引发了市场的关注。此次通报的五家银行分别为: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浦东发展银行、大连银行、北京农商银行;主要问题包括:提供融资过程中存在强制搭售保险产品、超公示标准收取市场调节价费用、未提供服务而收费等。

  

  图片来源: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官网截图

  为何企业成为了部分银行的压榨对象?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根本原因在于,一些违规涉企收费问题涉及的中小微企业,自身信贷风险相对较大,银行希望通过收费变相进行风险补偿的倾向。

  值得注意的是,6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上明确提出,要推动金融部门向企业让利,主要包括三种方式:一是通过降低利率让利,二是直达货币政策工具推动让利,三是银行减少收费让利。预计金融系统今年全年向企业让利1.5万亿元。

  

  五家银行被通报

  其中农行1万元套餐收费52万

  通报显示,近年来银行机构基本能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违规涉企收费问题有所减少。但是,部分银行及分支机构仍然认识不到位、落实不彻底,提供融资过程中存在强制搭售保险产品、超公示标准收取市场调节价费用、未提供服务而收费等行为。

  其中,包括在贷款过程中,强制搭售保险产品的,如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根据通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贵州省湄潭县支行分别于2018年7月30日和10月31日向某公司发放“湄潭县中部片区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项目”贷款合计2亿元。2018年7月25日,湄潭县支行要求借款人出具了购买由本行代理保险的承诺书,作为贷款发放条件。借款人于2018年12月5日购买了湄潭县支行代理的华安财产保险公司遵义支公司的保险产品,保费合计4.5万元,湄潭县支行收取代理手续费1.1万元。

  还有不合理收取市场调节价费用的,如中国农业银行。

  具体而言,一、中国农业银行福建省石狮市支行于2018年6月28日与某公司签订《中国农业银行“尊享版·银企通”系列对公人民币结算套餐服务协议》,约定服务期限为一年,套餐价格为52万元/年,并向客户收取该笔费用。《中国农业银行“尊享版·银企通”系列对公人民币结算套餐服务价格表》显示,该套餐价格标准为1万元/年。石狮市支行超定价标准多收取51万元费用。

  二、中国农业银行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浩特市支行于2018年12月14日为某公司开立不可撤销国内信用证,金额人民币50万元,有效日至2019年1月20日,以借款人2018年12月12日至2019年3月12日的50万元单位定期存单为质押,收取开证手续费5万元,收费依据为《中国农业银行服务收费价格目录》,国内信用证开证手续费采取协议定价。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辖内大型商业银行开立国内信用证手续费一般按开证金额0.05%-1%收取,即开立金额为50万元的国内信用证最高收取5000元手续费。此笔国内信用证开证手续费5万元,为当地同类型机构最高收费的10倍;与中国农业银行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分行执行的同期限企业存单质押贷款相比较,开证手续费收入是相应贷款利息收入的22倍。

  还有未提供实质性服务而收取费用,如浦东发展银行。

  具体而言,浦东发展银行青岛分行(乙方)于2018年9月10日与某公司(甲方)签订《票据池业务合作协议》,约定“乙方及乙方协办行为甲方及甲方成员单位提供票据池业务,乙方有权向甲方收取票据池管理费人民币贰拾万元”,合作期限为一年。协议签订当日,青岛分行向甲方收取管理费20万元。青岛分行“商业汇票管理系统”显示,截至2019年9月16日,该分行并未通过物理空间或电子网络渠道向甲方提供协议约定的票据贴现、质押融资等融资类服务,以及票据入池、保管、信息查询、到期托收等服务。

  另有收取费用与提供服务不符的,如大连银行。

  大连银行第一中心支行于2019年1至5月期间,与某集团指定的5家客户(为该集团关联公司)分别签订《东银通产品服务协议》,银行向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先后收取费用合计2086.25万元。第一中心支行通过服务协议约定服务价格,内部调查报告未对客户服务需求做出可行性分析,未对该项服务收费进行成本测算和定价测算,没有明确列明服务定价成本依据、收费项目成本结构和收益覆盖成本情况;与其中1家客户签订的服务协议,未选择服务内容具体项目;向5家客户提供的咨询服务内容雷同或基本一致,侧重宏观政策层面,没有针对客户实际经营和财务状况提供实质性服务。

  还有超公示标准收取手续费的,如北京农商银行。

  根据通报,北京农商银行于2015年11月26日向某公司提供保理融资5亿元,到期日为2020年10月25日。该行与借款人签订《应收租赁款保理业务协议(有追索权)》,约定手续费每年按保理融资金额的0.4%计算,分年收取,5年共计收取保理融资金额的2%;如借款人提前还款或银行要求,银行有权一次性收取剩余保理业务手续费。该行于2015年12月2日和2016年1月11日分别向借款人收取200万元和800万元保理业务手续费,合计1000万元。该行服务价目表公示的收费标准为:保理业务手续费一般应按照融资金额的0.3%-1%的标准在融资发放前一次性收取。按公示的服务价格最高标准1%测算,该行超标准多收取500万元费用。

  通报称,相关银行违反了《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办法》等法规制度。各银行应严格加强收费管理和内部控制,不折不扣地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银行业减费让利、减轻企业负担的决策部署。下一步,中国银保监会将持续规范银行服务收费,严肃治理各类乱收费、推高企业融资综合成本的行为。

  违规收费由来已久

  银行薅企业羊毛,是时候收手了

  从收入结构来看,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包括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以及投资收益等。安永报告显示,2019年,上市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合计高达9347.5亿元,同比增长9.66%,是银行各个业务条线中表现最好的板块之一。

  然而多位行业人士反映,银行违规涉企收费问题并不鲜见。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律师在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存贷款业务之外,银行对客户服务收费,成为银行越来越重要的收入来源。银行对客户违规收费名目繁多,由来已久。”他谈到,监管部门也多次整顿,银保监会专门出台银行收费管理办法,每年对违规收费行为作出行政处罚,但违规收费仍然是企业反映较为强烈的问题。

  董希淼则分析认为,一方面,银行希望增加中间收入,以改善盈利结构。另一方面,一些违规涉企收费问题涉及的中小微企业,自身信贷风险相对较大,银行希望通过收费变相进行风险补偿的倾向,这也是银行违规涉企收费屡禁不止最根本的原因。

  而针对这一问题,相关的监管也并未手软。

  部分

  去年8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七部门联合发文,部署进一步加强违规涉企收费治理工作。当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表示,尽管违规涉企收费明显减少,但是涉企收费项目杂、收费不透明、隐形收费多等问题依然存在。

  此次通报也明确要求,各银行应严格加强收费管理和内部控制,不折不扣地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银行业减费让利、减轻企业负担的决策部署。下一步银保监会将持续规范银行服务收费,严肃治理各类乱收费、推高企业融资综合成本的行为。

  (《财经》新媒体综合自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官网、中国政府网等)